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未来的征缴收入的增长面临挑

2018-12-28 17:14 来源:未知
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未来的征缴收入的增长面临挑战

  华中师范大学副教授孙永勇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发表演讲。 孙永勇表示基金收入的增长面临着风险。不管是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征缴收入还是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收入增长速度都是下滑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随着扩面期结束,参保人数将进入低速增长时期。缴费人数在参保职工人数中的比例是不断下滑的,随着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工资增长速度会下滑,也就是说作为缴费基数那一块增长速度会下滑。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可能情况不太好,征缴率会下滑。这些都会使得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未来的征缴收入的增长面临挑战。

  以下为孙永勇发言实录:

  各位来宾下午好!很高兴再次站在这里,八年来报告的基本养老保险部分基本都是我来负责编写。我今天向大家汇报的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它的前途。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现在面临最严峻的挑战就是人口老龄化,老年人口数量大,老龄化速度快,而我们经济发展水平仍然比较低,我们用来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机遇期比较短。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面临很重要的挑战,因为他要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他必须保证绝大部分人的基本生活。到目前为止,事实上它已经覆盖了大部分的人口,2017年末的时候参保人数占了总人口的65.86%,这个比例是占总人口的比例,因为未成年人、小孩都不在范围之内,所以说实际上我们的扩面工作基本上主体部分都已经完成了。

  与此同时,它提供的养老金水平,目前替代率不到50%,职工养老保险,城乡居民的养老保险水平就更低了,所以整个社会有一个呼声,这个呼声就是要提高这个水平。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另外筹很多的资金,另外建立一只基金储备在那里才能完成这样一个历史使命。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这么多年的发展取得了很不错的业绩,收益率是不错的,累计的投资收益已经超过了一万亿元。所以说它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探索为我们后面在建大规模的基金做了很好的准备。

  基本养老保险面临着一系列的比较严峻的问题:开支很快上升,留给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充分发展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我们没有很长的时间慢慢去建这些大规模的基金储备,我们需要尽快地采取行动。这是整个人口结构变化决定的,我们42号文的政策没有什么效果,不太明显。后面的人口老龄化高峰会很快过来。

  从财政收支增长率来看,过去这十年,只有三个年份收入的增长率是高于支出的增长率,累计结余和当期结余,当期结余是很不稳定的,政府推一把结余就很多,另外一个年份结余就没那么多,当期结余已经有几个年份是负的,整个的累计结余增长率是朝下走的,我们虽然还有很多的基金放在那里,但是整个趋势是累计结余增长速度是下降的。

  基金收入的增长面临着风险。不管是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征缴收入还是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收入增长速度都是下滑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随着扩面期结束,参保人数将进入低速增长时期。缴费人数在参保职工人数中的比例是不断下滑的,随着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工资增长速度会下滑,也就是说作为缴费基数那一块增长速度会下滑。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可能情况不太好,征缴率会下滑。所以说这些都会使得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未来的征缴收入的增长面临挑战。

  居民养老保险近年来整个的趋势是越来越依靠财政补贴,基本上超过2/3是财政补贴的收入。同时高速扩面期结束,参保人数处于低速增长,随着城镇化的推进,未来参保人数和缴费人数会逐渐减少,从缴费水平来看,大部分省份的缴费水平都很低,如果整个经济再降速的话,缴费水平上升的速度很可能就会受到抑制。

  财政补贴,近些年整个基金有大量结余的很重要原因就是财政转移支付,但整个国家的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是下滑的,整个经济是下行的,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是下滑的,就意味着财政转移支付是很难可持续的,因为整个财政收入都在下降,你还按照每年百分之十几、百分之二十几的速度转移是不可能持续的。

  基本养老保险的储备基金越来越多地交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做,我们刚才讲了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历史业绩是很优异的。但是随着经济增长的降速,我们把越来越多的基金交给一个机构以后,很难取得那么高的收益率,需要找的投资机会、投资机遇要求会越来越高,所以说这样一种发展,把钱都塞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结果是未来很可能达不到原来我们所说的投资收益率。

  在投资运营上,首先投资运营主体的问题。现在省级这一级政府是作为委托人而存在的,作为一个委托人,他同时也不一定在很多方面都准备得很好,专业人才的问题、提建议的问题等等,从整个基金业的监管来看,到现在为止多头监管,很多部门都要参与进来监管的局面没有彻底地改变,整个社会的监督机制仍然是不健全的,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前途在哪里?

  首先可以考虑在制度上调整,世界社保中心好多年宣传名义账户制,从基金的角度看,如果你从政策上规定我们要走名义账户制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资金集中起来搞规模投资,如果不从法律上规定,总有一些人想我们去做实它,做实了会怎么样?做实了会涉及到个人的投资选择权等后面一系列的问题,所以说可以考虑从政策层面认定搞名义账户制,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钱集中起来规模化投资。还有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比如说标准退休年龄的问题,一直拖着,最低缴费年限的问题都是比较敏感的问题。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