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七旬奶奶KTV飙歌:自己找乐子 不给儿女添麻

2019-01-03 13:20 来源:未知
一群七旬奶奶KTV飙歌:自己找乐子 不给儿女添麻烦

下午5点30分,唱完歌的老人们一起走出KTV
 

  71岁的赵春先“年轻些”,歌友会的联络工作现在由她负责。2018年12月25日,还不到中午1点,她就在微信群里招呼“出发”,并提醒大家“今天降温了,多穿点”。

  泸州市江阳区滨江路的一家老歌城,前台立了一面“提示”:“订房下午超过2点,一概不预留房间!”赵春先和4个歌友1点30分以前就到了,一直到下午5点30分,她们都在A02包间,一首接一首地轮流唱歌。A02是她们长期预定的,每周二、周五下午都在这里度过。

  歌城负责人介绍,这个平均年龄75岁的“女子组合”,大概是该KTV熟客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最稳定的一支。

  韩春先告诉记者,她们的“组合”本来有13个人,今年下半年有4个“分流”去了另一家歌城,目前固定“出勤”的有9个人。“这个年纪,子女都在工作,孙辈也长大了,大家闲下来得自己找乐子。”

  会唱300多首歌 唱歌已是生活的一部分

  最近的一次,去KTV的歌友只有5个,其中两个去外地子女那儿玩去了,另外两个生病了。79岁的刘祥玉在这群歌友中年龄最大,她腰椎不好,去了泸县康复治疗。头天晚上,韩春先跟她视频聊了10多分钟,说去看她,她说不严重不要来。

  韩春先最早到,随后大家陆续赶到,直奔A02包间。每人都带着自己的水杯,歌城按惯例泡一壶茶水端进来,然后就没有其他服务了。

  歌城的李经理告诉记者,白天的生意比晚上好很多,22个包间,每天至少有15个营业,晚上平均只有5个左右。韩春先她们长期预定周二、周五的A02小包,因为是老主顾,歌城给她们优惠到每次30元。

  最早的时候,王进跟几个朋友在泸州的忠山公园唱歌,一个上百人的歌友会,聚在公园的坝子里唱歌,表演节目。王进觉得不过瘾,人太多,除了合唱,很难轮到自己唱一首歌。几个月后,她便约上好友吴延珍等找到滨江路的这家歌城。那是2012年的事情,这家歌城开张还不久。后来韩春先加入队伍,78岁的王进说,因为韩春先年轻些,组织联络工作就交给了她。

  吴延珍介绍,最初到歌城的时候,她们一周一次,后来变成一周两次,有一段时间甚至一周三次。吴延珍的家最远,得坐好几站公交车,然后还要下车走10多分钟。但她说,“一点都不麻烦,有的是时间。”

  韩春先说,她们经常唱邓丽君、祁隆、云菲菲、陈瑞的歌,偶尔也唱王菲、梅艳芳的歌。“要不断学习新歌,不然唱久了就烦了。”王进告诉记者,她把学会的歌都记在笔记本上,如今已经有300多首。

  几个老人告诉记者,她们都不打麻将,唱歌是最大的爱好,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歌友间的友谊 彼此关心但不问家事

  大家在一起唱歌五六年了,人员一直很稳定。韩春先说,大家都很好相处,兴趣相投,性格也合得来。韩春先退休以前是幼儿园老师,歌友里有三四个都是退休老师,其他成员也都有固定的退休金,子女也都有不错的工作。

  如果不唱歌,就约着一起去郊游。每年春秋两季,天气适宜,她们都会约着到周边景区或者公园游玩,然后带上音箱、话筒,继续唱歌。也时常约着一起散步、逛街。

  出去郊游的时候,她们偶尔会商量每个带一份自己做的菜,一起分享。平常聚会都是AA制,“这样大家不吃亏,也不会有意见。”王进说。

  彼此之间的友谊便一直持续下来。75岁的胡树兰介绍,谁生病了,大家都会去看望,每人随100元的礼。对方病好后,又召集大家聚餐,然后唱歌。谁过生日,大家也聚餐,然后包下一个豪包,继续唱歌。

  胡树兰说,跟大家在一起,总是很开心,到了这个年纪,朋友圈子很多,同学、同事、亲戚也随时在联络,但这群歌友是联络最频繁的。“三个女人一台戏,但我们一群女人从没有红过脸。”韩春先告诉记者,大家都遵守一个原则,关心彼此,但别说闲话,也不要去打听人家的家事,“只有这样,大家才相处得轻松。”

  72岁的尹廷华是今年国庆节前才加入这个队伍的,她爱好广泛,早上打太极拳,晚上在公园跳舞,下午没事的时候便来唱歌。她说现在养的是身体和心情,如果没有这些爱好,就没有这么多朋友。

  独立的老年生活“得自己找乐子”

  韩春先认为,每周有固定的唱歌时间,生活就有了“盼头”。唱歌让人心情愉悦,也能跟朋友呆在一起。子女都在工作,闲下来了,“我们得自己找乐子。”

  韩春先的两个儿子都在泸州工作,但长期出差在外。2006年老伴去世后,她便一直一个人居住。孩子们很孝顺,随时给她打电话,也跟她视频聊天,并叫她搬过去一起住,但她不愿意。甚至有时候去儿子家吃了晚饭,也坚持要赶回来,“我还是要回去守着我那个家。”

  “儿女的家不是自己的家。”韩春先说,一个人住习惯了,去了儿子家就不习惯,作息时间、饮食习惯都不一样,她怕打扰到儿孙。她说现在能独立生活,就尽量不要给孩子们“添麻烦”。

  但有时候也会孤独,比如过节时。2017年春节,大儿子一家去泰国玩,她不想出远门;大年初一,小儿子去岳母家过年,她也不愿意去,家里便只剩下她一人。不知道约谁,她便拿着老年公交卡,来回坐了几路公交车,逛了一遍泸州城。

  2010年的时候,有人给她介绍过一个老伴,见了一次便打消了念头。“我现在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也照顾不了别人。”她说害怕给生活添麻烦,自己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胡树兰是教师退休,有两个儿子,一个在新疆工作,一个在泸州,她平常也是一个人居住。老伴2008年去世后,她一直“没想过”要找对象。她说这个年纪的人,性格都比较“执拗”,谁都改不了,也将就不了谁。

  韩春先介绍,这个13人的歌友群里全是老太太,其中有9个“单身”,好些都单身十多二十年了。大家在一起唱歌也不会带老伴或者男性朋友来,过简单而轻松的快乐日子。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