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学员:宗教极端曾让我走向暴恐

2018-10-26 11:21 来源:未知
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学员:宗教极端曾让我走向暴恐!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即“三股势力”在中国新疆策划并组织实施了数千起爆炸、暗杀、投毒等系列暴力恐怖事件。面对复杂严峻的反恐斗争形势和各族群众急切要求打击暴恐犯罪的强烈呼声,中国政府果断采取坚决措施,依法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新疆立足疆内实际,通过帮教工作,最大限度地团结教育挽救大多数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避免其成为暴恐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另一受害者和牺牲品。

  当前,新疆呈现出大局稳定、形势可控、趋势向好的态势,已连续21个月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新疆依法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其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消除滋生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将暴恐活动消除在未发生之前。近日,央广记者孙莹、吴卓胜走进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听到学员说“宗教极端让我走向暴恐,是职业技能教育救了我。”看到这里“把需要工作的人,变成工作需要的人。”

  “职业教育培训把我们救了”

  在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茶叶厂,学员阿布都赛麦提•麦提西日普和妻子斯普热木汗•图尔荪身着企业工装,熟练地包装着茶叶。曾经,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阿布都赛麦提不允许妻子外出工作,自己开的小餐馆儿也不欢迎非穆斯林进入。

  阿布都赛麦提:“极端思想的那种人要求我们,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要分清楚,最好不要让他们进门。”

学员阿布都赛麦提·麦提西日普向记者讲述(摄影吴卓胜)学员阿布都赛麦提·麦提西日普向记者讲述

  在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下,阿布都赛麦提要求女性服务员蒙面罩袍。

  阿布都赛麦提:“我们统一了一下她们的服饰,都是黑色的长袍,然后戴头巾,我们当时的思想就是这个。非穆斯林制定的制度不应该执行,对所有的非穆斯林人、对所有的国家制度,他们都是排斥的一个状态,拿宗教来控制别人。”

  来到教培中心,阿布都赛麦提通过学国家通用语言、学法律、学技能,思想发生转变,他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阿布都赛麦提:“教育转化对我们来说是把我们救了,也就是说我们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就说我吧,以前那样往下走下去我可能会是一个罪人,更极端的,可能会杀人放火什么的,也就是说暴恐分子。通过这个学习,学习法律,国家的政策、法规,把我们救回来了。”

  “夫妻第一次拍结婚照”,宣告不再受宗教极端思想束缚

  现在,阿布都赛麦提和妻子已经成为教培中心茶叶厂的正式员工,每人每月有1500元的保底工资,是当地的平均工资水平,干得多还有绩效,最多时两人拿了4000元。更大的变化是,现在由妻子斯普热木汗管钱,这是这个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女人以前不敢想的事情。

学员们在教培中心茶叶厂实现就业(摄影吴卓胜)学员们在教培中心茶叶厂实现就业

  茶叶厂采取企业化管理,不仅保证了周末双休,还安排他俩住进了“夫妻楼”。二十平米的房间被打扫得很整洁,他们还第一次拍摄了结婚照,挂在了客厅最醒目的地方,宣告他们不再受宗教极端思想“不允许拍结婚照”的束缚。

  阿布都赛麦提:“大家的思想跟以前不一样了,有了一个明显的比对,他们就很自然地接受了现在的学技术以后才能挣钱,或者是有知识才能挣钱,已经有了这个意识。很多人都愿意留在这里,就是鞋厂、裁缝厂(干)下去的这个念头有了。比如说我吧,我也想在这个茶叶厂继续工作、继续发展。”

学员在教培中心纺织厂操作织布机器(摄影吴卓胜)学员在教培中心纺织厂操作织布机器

  园区内多种工作岗位,激发学员就业创业

  正如阿布都赛麦提说的,在教培中心的园区里,除了茶厂,还有印刷厂、制糖厂、电子商务、制鞋厂、服装厂的工作岗位,吸引着学员们就业,也激发着他们的创业热情。于田县副县长阿迪力•阿不都艾尼告诉记者:

  阿迪力:这个厂房是我们政府给他们提供的,里头的设备是学员自己购买的,“三学”成绩好的,思想转化好的,积极就业,工资是最低1500元加计件的模式发的,做得多的,工资也多了。

  已经安排70名学员就业的印刷厂,是七名学员集资创办的,买提卡司木•吐地自豪地向记者介绍:

  买提卡司木:我叫买提卡司木•吐地,我们七名学员集资入股,总共450多万,我是投了50万,7月份到现在我们已经收入100多万。

学员在教培中心印刷厂操作印刷机器(摄影吴卓胜)学员在教培中心印刷厂操作印刷机器

  在糖厂,工人们用冰糖摆出的“中国”,精心制做的爱心型特色“切糕”,让看到人心里暖暖的。参与集资的股东乌斯曼江告诉记者,因为增加了独立小包装,订单越来越多。

  乌斯曼江:7名学员集资办这个工厂,50名学员在这里上班,解决就业问题。

  记者:规模化生产了。

  乌斯曼江:十来种产品,白冰糖、黄冰糖、糖果、特色切糕。

  记者:看你们投资是300万?

  乌斯曼江:对对对,没错。

  记者:那效益怎么样?

  乌斯曼江:可以,快四个月了。这个期间主要是外面的市场打开,网上销售、超市买单这种模式,产品质量特别好,认可的人特别多,爱吃我们这个产品。

  电子商务公司的法人代表买吐送•巴拉提告诉记者,教培中心里工厂的产品不愁卖,他们的网店不仅注重创新网页设计,还不断推出优惠活动,生意越来越好:

  买吐送:在中心生产的麻糖、挂面、焙子、14种切糕,还有外面的红枣、核桃、枣夹核桃、葡萄干儿……都是本地的特色。网上有四个店铺,最高的是两个皇冠,还有批发网站,我新开店了,现在20天左右,生意也不错,越来越好。

学员们学习美容美发职业技能(摄影吴卓胜)学员们学习美容美发职业技能

  从龙头企业到小作坊 四级就业框架脱贫致富

  工作之余,学员们还喜欢去图书室,在这里巩固国家通用语言,学法律、学技术,了解国家的各项惠民政策。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服务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张明文说:

  张明文:“平时比较爱看得多一点的就是法律法规方面的,通过国语学习他就会进一步地学习和了解。”

  张明文告诉记者,于田县正逐步搭建县有龙头企业,乡有规模企业,村有卫星工厂,户有小作坊的四级框架,让具备职业技能的学员们有活儿干,能挣钱。

  张明文:“培训学员在中心里面学到一些技术,他表现各方面合格了以后,我们安排到村里面去,让他回家,在村里面的工厂去上班,让他同样把学到的一技之长用到我们的脱贫致富上去,让他实现脱贫致富、稳定发展、幸福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