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检出19年前女尸DNA 亿万富翁被释后再归案

2018-10-28 12:08 来源:未知
泥土检出19年前女尸DNA 亿万富翁被释后再归案

 

 

 
 

2018年10月14日,河南息县的梅春瑞从安徽界首警方得知,19年前,被抛尸于界首的无名女尸,正是他的女儿梅丽。

 

1999年3月12日,安徽省界首市公安局接到报警:该市砖集镇一处麦地里,发现一具女尸。经鉴定,女子遭重质量钝器打击,形成颅脑挫裂创而死。

 

警方将此案命名为“1999.0312无名女被杀案”,并开展侦查。通过走访调查,警方未找到尸源,此后,这具尸体被火化。

 

案发10年后,信阳女子刘乐芳,到界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举报,称其二姑父杨志才,将一名叫梅丽的女子杀害,时间“大概在十年前”。

 

彼时,杨志才已是河南信阳家喻户晓的“亿万富翁”、“美容业龙头”。

 

警方找到梅丽的前夫沈立争。通过辨认,沈立争发现,无名女尸的照片,就是梅丽。

 

随后,杨志才和其外甥王夫伟被抓获。两人供述,1999年,他们在界首市用钢管击打梅丽头部、颈部,将其杀害。后用绳子套在其颈部,将尸体拖入麦地。

 

警方侦查终结后,将此案移交检察院起诉。2013年10月21日,阜阳市检察院以“经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对杨志才、王夫伟不起诉。

 

检方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死者尸体已于1999年火化,无法提取DNA,无证据证明死者就是梅丽。因此,检方认定杨志才、王夫伟二人杀害梅丽的证据有缺失。

 

获释后,杨志才多次接受媒体采访,称其是“清白的”。直到今年10月份,一个关键证据的出现,案件迎来转机。

 

10月14日,界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工作人员告诉梅春瑞,警方将案发地泥土中的血液送检,经DNA对比,证实无名女尸就是梅丽。新京报记者致电安徽警方,安徽警方拒绝接受采访。

 

麦地里的无名女尸

 

1999年3月12日上午9点,安徽界首市砖集镇村民任克明,到刘庄村买麦麸。

  

司法材料显示,路过一处麦地时,他看到邻村的任军毅,在麦秸垛的坑坎中提裤子(小便),便走到他跟前。

  

“你看,这有一双皮鞋,我听一个老头说,这地方杀死一个女的。”任军毅说。

  

除了一双红色高跟鞋,两人还发现血迹、女士手表、银白色的金属链和一条格子裤。

  

任克明沿着麦地继续往西走,走了大约400多步时,他发现前方两米处,有一具尸体。随后,他向界首市公安局报警。

  

刑警经勘查检验发现,死者为女性,26岁左右,尸长1.65米,圆脸、微胖、短发,系颅脑挫裂伤而死。警方认定,死者系他人杀害,随即立案侦查。

  

案发地砖集镇,位于安徽、河南两省交界处,与沈丘、临泉两县相邻。案发后,警方在现场附近及周边县市进行走访调查,但未找到尸源,无法认定死者身份。

  

此后,死者尸体被火化。

  

安徽界首发现无名女尸的同一时期,河南信阳27岁的女子梅丽,“消失了”。

  

她的前夫沈立争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和梅丽是同村。1994年前后,两人经人介绍结婚,婚后,沈立争来到信阳市东边的光山县,开了一个口腔门诊,梅丽在门诊打下手。

  

两年后,由于性格不合,两人离婚。不久,沈立争得知梅丽已怀有身孕,便将她安置到距离光山县百余公里的淮滨县——杨志才的眼科诊所内。

  

杨志才是个体医生,生于1962年,户籍在安徽省临泉县,同是医生的沈立争比他小11岁。1994年,两人经朋友介绍认识。由于职业相似、脾气相投,双方无话不谈,那时,常以“兄弟”相称。因此,梅丽怀孕后,沈立争第一时间想到,将她托付给杨志才夫妇。

  

杨志才的妻子刘金侠称,梅丽怀孕后,没地方可去,就住到他们的诊所里。“住了六七个月,生过小孩后,又住了一二个月,之后就没有住了。”

  

1998年11月份,沈立争和梅丽见过一面,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她。第二年,梅丽的家属向他打听梅丽的下落,说梅丽“不见了”。沈立争去问杨志才,杨回答说“不清楚”。

  

梅丽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从那以后,他跑过河南多个地方寻找梅丽,但都没有下落。他听人说,梅丽外出打工了,便没有报警。

  

那时候,社交网络和通讯不发达,没有人将无名女尸和梅丽联系在一起,也没有人怀疑梅丽的“失踪”和杨志才有关。

 

侄女报警称姑父杀人

 

沈立争告诉新京报记者,10年后,他第一次听到梅丽死亡的消息。

  

他回忆,2009年7月份的一天,杨志才的妻子刘金侠,打电话约他见面。在信阳市土地局附近,“刘金侠哭着让我停下,说梅丽是杨志才、刘乐芳(刘金侠侄女)、王夫伟(刘金侠外甥)三人所杀。”

  

沈立争此后接受警方询问时提到,刘金侠对他说,刘乐芳的丈夫得知此事后,要挟杨志才,索要100万。刘金侠因此得知此事,因为感觉压力太大,才告诉了他。

  

沈立争告诉新京报记者,听到前妻被好友杀害的消息后,他很震惊,但由于没有证据,起初他并未报警。后来,他将此事告诉堂弟,2009年9月份,堂弟向河南息县公安报警。

  

对此,刘金侠作出截然相反的供述,她说梅丽死亡的消息,是沈立争告诉她的。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她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

  

第二个报警称杨志才杀人的,是他的侄女刘乐芳。2009年11月19日,刘乐芳来到界首市公安局反映称,大概在十年之前,杨志才将梅丽杀害。

  

警方询问笔录显示,刘乐芳称,梅丽被害的时间“大概是1999年2、3月份,当时天还冷着呢”。她说,案发头一晚上,杨志才让她第二天带着梅丽,去安徽临泉县的药房进药,“进的是治疗角膜炎的药。”

  

第二天早晨,杨志才让两人先过去,到临泉县那边药房等他。随后,两人乘坐拉沙子的货车、班车,辗转到临泉县城关汽车站。下车以后,她和梅丽找到药房,便在附近等杨志才。

  

“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杨志才到药房门口找我们,他说今天太晚了,就不回去了。”刘乐芳说,杨志才提议,明天再进药,并称“一会儿去界首要账”。

  

吃完饭后,三人开了两间房,“我到房间以后,就去卫生间了,杨志才和梅丽在另一个房间说话。过了一会儿,他俩来我房间,说要到界首去要账。”

  

晚上大约11点至12点间,刘乐芳听到有人敲房门。打开门后,她看到杨志才正往另一个房间走,大姑的儿子王夫伟也在,但梅丽却没回来。刘乐芳称,当她多次询问梅丽的去向时,杨志才犹豫了一会儿,说:“梅丽被俺俩弄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刘乐芳称其瘫坐在地上。“杨志才讲,这个事情就我们三个人知道,如果我要对外讲,他就跟别人说梅丽是我带过来的。”刘乐芳说,杨志才还威胁她说,“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她说,当时年龄小,不懂法,担心受到牵连,也害怕家人受到威胁,所以没有报警。1999年6月份,她离开诊所,到沈阳打工。其间,家里面缸被投毒,家里人都中毒了。她便把梅丽被杀的情况,告诉了父亲,“父亲很害怕,认为我家被投毒和这事有关。”

  

后来,她将此事告诉前夫吴清远,但在2009年4、5月份,吴清远得疾病死了。现男友知道这件事后,劝她报警,她便鼓起勇气,来到界首公安局。

 

 

“亿万富翁”被捕

 

 

刘乐芳对界首警方说,梅丽1.6米多高,白皮肤、身材中等偏胖。经过体貌特征分析,结合案发时间,警方认为,“1999.0312无名女尸”可能是梅丽。

  

2012年8月30日,警方找到梅丽的前夫沈立争。通过辨认多张尸体照片,他指出7号照片是梅丽,照片中的尸体,正是此前的无名女尸。

  

一个月内,犯罪嫌疑人杨志才和王夫伟,在无锡被警方抓获。

  

被抓的时候,杨志才已不再是乡镇眼科门诊的小大夫,他成为信阳市家喻户晓的“亿万富翁”。知情人士称,他和妻子经营的“金霞美容院”是当地美容行业的龙头,在河南有七八家分店。

  

位于信阳闹市区的金霞美容院。摄/新京报记者赵凯迪

 

信阳金霞美容门诊部官网介绍,该公司创办于1999。至2009年,旗下拥有3家医疗美容机构、30家美容养生会所(包括1家上海旗舰店)、联营店100多家。

  

除了担任信阳金霞美容院董事长,杨志才的头衔还有“第四军医大学整形美容特级教授”、“中华医学会整形美容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接近杨志才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杨为人低调,热衷慈善。媒体报道中,大多是他携妻子参与慈善捐赠的消息。当杨志才涉杀人案被抓后,熟悉他的人大吃一惊。

 

被抓当天,第一次被警方讯问时,杨志才称其没有杀害梅丽。3个小时后,警方第二次讯问时,他作出有罪供述。

  

提及杀人原因,他说,梅丽在其诊所居住期间,常带男人过来过夜。侄女刘乐芳和梅丽住在屋子里,“受不了,就过来让我把梅丽送走,我也多次劝过梅丽,但她不肯改。”他供述称,此后,刘乐芳多次向他哭诉。有一次,他和刘乐芳聊天时提到,要用些手段,把梅丽赶走。

  

1999年春节过后,杨志才和刘乐芳、梅丽一起前往安徽临泉。“我到临泉后,打算找朋友教训她。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记不清是我还是刘乐芳,找来了我老婆的外甥王夫伟。”当时,王夫伟16岁。

  

当晚,吃过饭后,杨志才谎称去“去界首要账”,带着梅丽、王夫伟一同上路。三人找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往临泉县北侧界首方向走。“开了一段路,司机不肯再走了,让我们下车。”

  

“走了一段,听到后面有打架的声音,梅丽在喊’哎呦’,我回头看发现,王夫伟在用一根铁棒打梅丽的头,梅丽已经躺在地上,动静不大。”杨志才供述,他接过铁棒,打了梅丽的头和胳膊,“主要是出口恶气。”

  

后来,梅丽死了,不动了。两人将尸体拖到庄稼地里,将其衣服脱掉拿走后,便返回临泉。另外,杨志才称,杀害梅丽的事,刘乐芳也是知情者。他说,去临泉之前,他和王夫伟、刘乐芳曾在一起商量此事,刘乐芳提出,“干脆把梅丽搞死算了。”

  

“我很后悔,只是想教训一下梅丽,把他赶走,没想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杨志才说。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